香港的麻雀文化

香港人拜金,也是機會主義者,香港人對賭博的熱情,跟愛看足球的世界盃差不多。
 
光看馬賽的投注額便可見一班:九七年正值經濟泡沫將近爆破前夕,對賭博就更狂熱,1996/97年度的投注額高達920億港元,馬季暑假前最後一天的賽事的投注額就比英國整年的投注額還大!近年因經濟不景,香港賽馬的總投注額已下降至2004/05年度的627億港元,但投注額仍位列世界第三,僅次於美國及日本。馬會上繳的博彩稅及利得稅,於2004/05年度達123億港元,佔政府收入的一成呢!!
 
而打麻雀(普通話叫麻將)則是更為流行而普及的賭博活動。在香港,鮮有人不會打麻雀,如果有人說他不會打,他的意思可能只是說他不會「做牌」(只會最基本的玩法,「吃糊(糊牌)」也不會贏多少)。
 
賭博一般給人很負面的印象,像是要弄得賭徒家破人亡似的。不過對於打麻雀,我倒覺得有不少好處,有必要「平反」一下。
 
麻雀與婚宴
外國的朋友多了,自然有機會到外地出席他們的婚禮。我去過台灣和日本的婚禮,習俗各有特色,不過其中一個叫我不習慣的,就是沒有一個固定跟新人合照的時間。 
  香港的婚宴一般「五時恭候,八時入席」,中間的時間便讓賓客們打麻雀。許多外國朋友都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近乎神聖的婚宴會跟又吵又俗氣的麻雀連在一起?
  中國人愛熱鬧,外國人耳中的噪音,對中國人而言只是背景音樂。麻雀牌子碰撞的聲音像爆竹聲,不單令會場氣氛更為熱鬧,更可彌補香港法律不允許放爆竹的「遺憾」。
  其實在「恭候」期間,新人會坐在「XY聯婚」的背景前,跟賓客們逐一拍照留念,拍得十分正式。賓客那麼多,你要他們在等拍照的時候做什麼?打麻雀是一個很好的「出路」。
 
麻雀與社交
許多人其實「醉翁之意不在酒」, 打麻雀只是為了跟久別的朋友聊天,細說當年情。從美國小說/電影「Joy Luck Club(喜福會)」到香港的舞台劇/電影「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」,麻雀都是好友之間的一道橋。
  打麻雀也可以用來看人。有些人貪小便宜,沒有大志,愛吃「雞糊(平糊)」;有些人盲目「做牌」,手上爛牌一堆也做,缺乏伸縮性。你知道嗎?從前女孩子跟男朋友見家長,許多家長就要跟他打麻雀,從中得知這個男人的性格。
 
麻雀與人瑞
所謂人瑞,就是超過100歲的人。在香港近700萬的人口裡,人瑞的數目達700人,以人口密度計算,名列世界第三名,僅次於冰島和日本。所以別以為香港空氣不好,人多車多,就不能長壽!
  研其長壽之道,居然有一個共通點:愛打麻雀!
  不錯,打麻雀是個腦部運動:要記別人的牌子,打牌的時間,也要有策略,每局都變化萬千,引人入勝。香港仁濟醫院曾經有一份臨床報告指出,常打麻將的老人家,能夠鍛鍊出比較好的記憶力呢!
  打麻雀也是個手部運動:要洗牌,要打牌,要疊牌。有物理治療師,會鼓勵病人打麻雀以運動手部。
  打麻雀有助長壽,香港的老人院都會提供麻雀讓老人家玩耍。
 
麻雀與公益
更有慈善團體,以打麻雀的方式來籌款啊!仁愛堂的慈善麻雀王大賽便是一例。
 
 
不知道你對這個香港人口中的國粹有什麼感想?
 
 
 
相關網站: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