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開日本的留學生活(2002年9月)

當事情發生的時候,我們就像把記憶吹進不同顏色、不同形狀的汽球,有的璀璨、有的黯然,有的大一點、有的小一點,總充滿我們的情感與感覺,叫我們回味。
  但不管如何,汽球會洩氣、會褪色,繼而消失。記憶總是經不起時間的洗禮。
  在汽球吹起的一瞬間,我總想把它們拍下來,留住它們最完整的一刻,快樂的也好,悲傷的也好。文字是我的底片,是最精密的底片,可以拍下我的所見所聞所感。筆觸是我的鏡片,是最精準的鏡片,可以對焦到我的靈魂,以及每一條神經。
 
 
展開日本的留學生活
來了日本已有一個多星期,我想也該報告一下這個星期的生活。說實在的,生活平淡,但有趣的事物也不少。
 

除了頭兩天住在酒店,我一直都住在慎太郎(舊同房)在東京的家,這裡離火車站不遠,到市中心約45分鐘,以日本的標準,交通算是十分方便。
  由於這裡純粹為了方便上班、上學而買的,所以只是他們第二個家,地方「不大」(約400平方呎),家裡的佈置簡單,很有「過客」的感覺。
  圖一的房間是慎太郎的,除了他的電腦和衣服外,還有他上百本的書和漫畫,書架上可以找到超過十本關於香港的書,從廣東話到經濟、政治,可見他的確對香港很有興趣。這個房間也算是客廳,因為電視機就放在這裡,而我送給他的DVD機也放在這裡,跟他的PlayStation遊戲機並列。十月開始,他會到大阪工作,一年只會回東京幾次,他說他會把DVD機帶到大阪去,看來禮物沒有買錯。
  照片中黃色的床墊是我用的,晚上把它張開,上面放一張薄薄的床單就可以睡。
  叫我最不習慣的就是整天坐在坐塾(日語叫座布團)上,不用一個小時,一雙腿便會鬧麻痺,算是多一個不能集中讀書的原因吧。
  圖二是露台的景觀,由於單位在八樓,十分「開揚」,可以盡覽東京的住宅區。
 
抽煙
日本人抽煙的確很厲害,只消看看街上賣煙的自動販賣機那種無孔不入的程度就可以知道。在網吧、咖啡店、的士、餐廳等公眾場所,濃烈的煙味不請自來,不消十分鐘便會有窒息的感覺,再過十分鐘便會感到昏暈。可以的話,逃到「禁煙席」會有點幫助,但我的鼻子總是格外地靈敏。
  慎太郎爸爸的煙癮也很大,每天晚上也要抽上五六根,他當然不會對著抽油煙機抽,於是我便得在密封的冷氣間內,跟二手煙共處。當煙癮隨著最後一根煙熄滅而得到滿足後,慎太郎爸爸便會拿起特別針對煙味的除味劑狂噴,有點自我安慰的味道。
  現在,不免會覺得香港室內的空氣很「清新」。
 
冷氣
我的日本朋友在香港老投訴香港的冷氣開得太冷;現在到了日本,我便覺得日本的冷氣不夠,可能我太怕熱吧(當然也怕冷)。從三十度的高溫走到冷氣間,不會像香港那樣有急凍的感覺,因為空調都設到最舒適的25度,這個溫度下,你用不著加穿外套,但要降溫,就會有耐性。
  日本人有一個習慣:晚上都會關冷氣,不像香港人那樣一直開到天亮,聽說是為了健康。這個文化我是很不贊同的,但入鄉隨俗,於是在睡覺前便要忍痛地把冷氣的時間開關調較到兩小時後關掉。如果十二點睡覺的話,兩點開始便會「斷氣」,房間的空氣也就會靜止下來,一直到天亮。要命的是房間是向東的,而東京九月的太陽早在五點鐘就會爬出來,到了五點半,房間的溫度就會沸騰起來,一般來說,到了六點鐘我就會給熱醒,再過半小時就會拖著濕透的身軀起來,把窗戶打開。
 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,使日本人喜歡早上洗澡。
 
炊(Sui)飯(Han)器(Ki)(電飯鍋)
想不到累積了兩年的燒飯經驗,還會給電飯鍋作弄!
  香港的電飯鍋在按動開關後,會馬上把水燒起來,約十五分鐘後便會把水燒乾,跳到保溫模式後,約再等十五分鐘便可以吃。
  日本家庭用的電飯鍋已經(又)向前踏了一步:在按動「炊飯/再加熱」的電子按鈕後,水並不會馬上沸騰起來,在電腦晶片的操控下,電飯鍋會把水溫帶到接近沸點,這樣半炆不煮的溫度會維持三十分鐘,這段期間一部分的水會給米粒吸收,一部分的水會給蒸發;到了第二階段,也就是三十分鐘後,電飯鍋會慢慢地把剩餘的水燒乾;到了約四十五分鐘後,一聲鳴響,顯示板打出「OK」字樣──可以開飯了!
  我不知道這樣燒飯會不會是日本米飯好吃的原因,我也很想用泰國米試試看。除了燒飯的程序不一樣外,我還察覺到三個不同之處:1)蓋子不會水汪汪的,所以這種炆熱式的電飯鍋不需要剩蒸氣水的容器;2)由於水不曾給猛烈地沸過,燒好的飯不會留有一個孔兩個孔的;3)內膽的底部面積較小,鍋身會先收窄才接到底部,以增加與發熱線的接觸面積,這樣可以令熱力較平均。
  說了那麼多,你可以想像一下我第一次燒飯的時候會出現什麼問題!等了十五分鐘打開蓋子看一下,咦?原封不動的,是按錯了嗎?是不是多按了一次按鈕,由「炊飯」轉到「再加熱」去了??於是我按「取消」按鈕,再按「炊飯/再加熱」按鈕,然後再等十分鐘──還是一樣!是不是要把電源拔掉才可以把電飯鍋「重置」?當我進行「冷啟動」後,情況依舊,於是便抱著放棄的念頭跑去看電視。最後當然水落石出,不過那頓飯就弄了一個多小時!!
 
第一頓飯
第一頓自己燒的飯得來不易,當然要拍照留念喔!
  左邊的一包叫FURIKAKE,一顆顆的,內有紫菜、芝麻和不知名的配料,灑在白飯上,可以算是一個菜。右邊的小型罐頭售價約100円,約6.5港元,一個人吃剛好。
  這包FURIKAKE有三文魚的成份,打開時有點像餵金魚的魚糧……
 

日本人的細心
日本許多產品都表現出設計者對使用者的細心,以下是一些例子:

  • 手提電話除了附有小巧的充電器外,還附一個充電座,讓用戶可以輕易地充電。另外,還可以調校自動開機、關機的時間;
  • 浴室中的開關,抽氣扇的會有顯示燈,因為抽氣扇在運作時「看」不到;
  • 洗滌槽(Sink盆)
    美國的洗滌槽都裝有液化器,能把殘羮剩飯粉粹,再沿水管沖走,這個液化器雖方便,但售價高昂,動輒三千多元港幣;日本的洗滌槽則有一個很大的容器,用來盛殘羮剩飯,上面有塊用橡膠做的、像閥門的蓋子,讓液體輕易穿過的同時,不讓氣味溢出。清理也很簡單,只要更換圖中藍色的瀘網就可以。這種瀘網在超市有售,十元港幣已經有幾十個;香港呢?太麻煩了!
  • 在便利店裡,收銀台附近都有一個約高一米的小架子,好讓顧客把沉重的袋子擱在其上,可以舒適地找皮包、拿零錢;
  • 自動販賣機除了有油炸食物、飯盒、冰琪淋等層出不窮的產品外,我在機場還看到一個很為傷健人士設想的販賣機。它是賣飲料的,外表並沒有什麼特別,但仔細看下,會發現下方多了一排按鈕,寫著「對應最高的一列產品」,最初以為自己看錯了,再看清楚才知道坐輪椅的人按不到最高的一列按鈕。

携帶
「携帶」是携帶電話的簡稱,也就是手提電話。在香港,早已聽聞日本的電話神通廣大,可以收發電郵和照片,以及上網。這回可謂聞名不如見面!
  日本的手提電話不但款式繁多,而且功能不斷有突破。現在除了上網外,還可以用電話來查詢所在的位置,把所在地的地圖寄出去;除了收發照片外,還可以拍照片和短片,然後發出去。日本的電話顯示都沒有黑白的,全是彩色的!還有還有,已經有視像無線電話和藍牙電話了!
  携帶電話本身的價錢不高,一些附有鏡頭可以拍照的型號可以賣1円,我買的型號算是新型,附有電郵、上網、定位、六萬五千色顯示等功能,才只不過是一萬円,約650港元。不過「月料費」就貴得叫人咋舌:4,000円(260港元)只有最多50分鐘的通話時間(因為不同時段有不同的收費),以後每分鐘40円(2.6港元),還要加上300円(20港元)的上網服務費,以及數據的通信費(每128位元0.27円,約0.018港元)。雖然接電話不用收費(固網電話也是按時收費的),但你可以理解為什麼日本人在火車多不講電話,而是不斷撥動著電話的鍵盤來收發電郵。
  不要以為在電話上打日文很慢,電話雖小,但除了儲有所有日文文字外,還會猜用戶要打出的字句,還會把你曾經選過的字句,放在選擇名單的前方。

 

Point Card(積分卡)
在日本買電器用品,除了要比較價錢外,還要緊記要跑到有積分制的大型電器連鎖店。
  拿我剛買的電子字典為例,有一家店賣二萬二千円,但YODOBASHI CAMERA就賣二萬円(約1300港元),且可以拿到售價一成(使用信用卡)或二成(使用現金)的積分回贈。由於我是用現金付錢的,所以可以拿4000分,1分為1円,可以在旗下的連鎖店購買其他用品(例如電池或拖蘇之類)。雖然跟打八折差不多,但可以增加顧客的忠實度,香港的百老匯呀、豐澤呀應該考慮考慮。
  順帶一提,這裡的電器售貨員非常專業,對他們各自負責的產品都瞭如指掌,加上其親切的態度,令你可以盡享購物的樂趣,且絕不會有強迫你買東西的感覺。
  以我的手提電話為例,由於有三個不同的電話系統,各有不同的覆蓋率,各有不同的服務和價格,各有不同的申請要求,那位售貨員足足解釋了半句鐘(當然有慎太郎在旁當翻譯),還打電話到電話公司詢問覆蓋地是否包含國際大學。最叫我難忘的,是她會耐心地了解我的情況,包括三個沒有:沒有「外國人登錄証」(因我要到學校那邊才可以申請)、沒有「學生証」(因為其中一家電話公司有學生優惠,差不多半價呢)、沒有銀行戶口(學校已替我們準備好,但要到學校拿),另外還特別提醒我,我用外幣信用卡付款會有匯率的問題,應盡快轉到銀行自動轉帳。雖然原來我是想到YODOBASHI KAMERA買,但她那細心、親切的態度叫我不忍離「背叛」她,不得不在她那家店(BIC)買。
  還有,連鎖店都會出版一本雜誌,由售貨員詳細介紹新產品,由數碼相機到吸塵機,應有盡有且一絲不茍,充份表現售貨員的專業。
 
日文
每天都給日文包圍著,然而並不如想像中學得快,背誦的速度只是比忘記的速度快一點點,每天能記上十個字已經不錯,畢竟記憶力是我的弱項。
  上個禮拜天拜訪一個朋友,她三歲的兒子比我還會講日語呢!每次說話的時候總是亂七八糟的,跟傻瓜沒有兩樣,慎太郎的家人都會很有耐性,但我也不敢煩他們太多,畢竟他們下班回家已是十時、十一時,心力交瘁的。而外邊的人的話,我就更不可能期望他們可以教我什麼。
  日文的麻煩,相信只有學過日文的才可以了解。單是一個漢字有多個音就叫我瘋掉!「大阪」是OO-SAKA,「中國人」是CHUU-KOKU-JIN,但「大人」卻不是OO-JIN,而是OTONA。名詞「炊飯」是SUI-KAN,但動詞「炊」則是TA-KU。
  還有數字的不規則,實在難以捉摸:「一月一日」的「一日」和「一日兩日」的「一日」發音不一樣;「一分鐘」和「十分鐘」中的「分鐘」不一樣;「兩瓶」和「兩本」的「兩」也不一樣。
  這種無奈、沮喪的心情,希望可以早日消失吧。真的不知道我能否通過9月26日的中級入學試,不過我會「頑張」。
 
行李過重
回頭說說行李過重的問題。每人規定限帶20千克,加上10千克的「贈送重量」,每人可最多可以帶30千克,我和我媽兩個人加起就是60千克。但我的行李就足足有120多千克!!
  由於起行當日是星期天,郵局關了,又沒有別人送機可以替我轉寄行李,於是便忍痛付HK$3,500多塊的超重費!比我的單程機票(HK$2,600)還貴呢!
 
於東京 2002年9月
 
 
倘若在2002年我已知道有Blog這回事,我必定可以保留許多不能復得的珍貴記憶。
 

4 comments

  1. 你好,我是從窮爸爸那裏連過來的,你的blog很有意思。我是在上海工作,正在計劃去日本讀書的香港人。
    上海這裏的人也是抽煙抽得很厲害的,朋友見面,二話不說就給對方遞上香煙,害我初來的時候每天都頭痛,回家後發覺頭髮衣服都沾上煙味,嘔心死了,不過現在已經適應。 ^^

  2. 謝謝!希望我的Blog可以為你來日本之前做一些準備,你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儘管問我。
     
    我怕收到垃圾電郵,所以不便把電郵地址放在這裡,你可以先電郵到carsoncheng@writeme.com,收到你的email後我再告訴你我平常用的電郵地址。
     
     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